玉雨羽莲

道系更新,爱咋咋咋

宣群
居白和居白衍生的语C群
求活跃的大佬们
尽量要攻!我们群有毒!攻都软软的。所以,求攻!攻气十足那种!攻爆了的那种!
谢谢

想开车的手隐隐颤抖。。。啊啊啊啊啊,想开车!!!想倒一倒脑子里的一堆黄色废料。。。


哈哈哈签到终于五百天啦,打个卡纪念一下,茗哥这个小祖宗永远是我的白月光啊啊啊啊,所以什么时候有直播,什么时候小海棠播

【居白rps】遇蛛

【居白rps】

【圈地自萌】

【无感者勿入】
独轮小破车
谢谢

【为了大家看的方便,我把两部分和一起了。】

朱一龙这个人看起来温润如玉,脸上挂着谦卑有礼的笑,实际上内心与人淡漠疏离,真正在他心中,划分为自己人的,寥寥无几。

朱一龙怕冷吗?

怕的

不过在冬天待久了,渐渐也忘了暖的温度,所以,一当拥有了暖,便会紧紧抱住不撒手。

【你好,我是白宇】

【你好,朱一龙】

朱一龙从来没看见过一个人蓄着胡子还这么...可爱,他自己意识到可爱这个词不太适合....算了对白宇很适合。

【龙哥,你喜欢吃什么呀】

【龙哥我们一起吃鸡呀】

【龙哥你好菜啊】

【龙哥你怎么又死了】

【龙哥,你放心,我会保护你哒】

白宇一直像个小太阳在剧组温暖着每个人,大庆...啊不对李砚说他甚至有的时候像一只扑棱蛾子到处飞,他当时宠溺的笑了笑,没有回话。

真正的扑棱蛾子可能是他,看见一些光亮和温度就不愿意放手了。

镇魂拍了一大半,白宇更喜欢喊朱一龙哥哥,对白宇来说,这证明他和他龙哥关系好,对朱一龙来说,这区分开了白宇对他和对别人的态度。

【哥哥,一起玩啊...】

【哥哥,这场戏结束了我请你吃火锅...】

【哥哥,你眼神这么深情,真的是沈巍本巍了...】

每每听见白宇喊他哥哥,心里就感觉被什么戳了一下,痒痒的,朱一龙觉得这种感觉不太好深入解析,只觉得白宇真是一个小嗲精。

越到后来剧组的氛围越紧张,戏都赶着拍,朱一龙,是沈巍,是黑袍使,也是夜尊。

“呸!”赵云澜狠狠地看着夜尊,眼里不带一丝感情,只有狠厉。

而属于朱一龙的那一份心猛的抽搐了一下。

不要!

不要这么看着他!

但他面上还是要把自己的戏继续下去。

好在他又变回了沈巍。悄悄地握了一下小白的手,暖暖的。

再后来

他打了小白,不是...是夜尊打的赵云澜。

“不要!!!”

当他用冰锥刺向“沈巍”的时候,小白痛苦的声音从旁边传来,朱一龙眼眶有些酸,但他清楚,他还是夜尊。

忽然他有些想变成真正的沈巍,这样他就可以肆无忌惮的抱着赵云澜。

朱一龙终于不用深入解析自己了,他清楚知道,自己喜欢上了白宇,一个胡子拉碴的小嗲精。

他有点慌。

但又贪恋白宇抱他的时候的温度,颈肩发丝淡淡清爽的味道,指尖皮肤的触感。

他告诉自己要赶紧抽离。

但又像被蛛丝捆住动弹不得。

杀青宴的时候朱一龙因为身体原因喝不了酒,而另一个男主白宇则被灌了一堆。

啊,对啊。

他们不是沈巍和赵云澜,可以肆无忌惮。

他们只是朱一龙和白宇。

白宇挂在朱一龙身上的时候还在抽抽搭搭的,毕竟马上都要分开了,一个劲和朱一龙说着一些大家琐碎的小事。

毕竟镇魂太特别了。

朱一龙就感觉他的呼吸一点一点撒在他耳边,头皮有些发麻,心中有种莫名的兴奋感。看起来温温和和的在回着白宇的话,若是白宇没醉,定能感受到他的呼吸,混乱又沉重。

“小白...”

白宇听见好像有人喊他,努力挣开疲惫的双眼。

“小巍...?”眼前是一副沈巍装扮的朱一龙,眼里是沈巍的深情和...晦暗。

而被酒精麻痹了脑子的白宇一时竟没发现有什么不对,直到...

“呜...”温热的双唇紧紧的贴复过来,舌尖撬开白宇禁闭的牙齿,勾起无处躲藏的舌尖狠很吮吸,淡淡的酒精味混着不知道谁的血腥味,引得朱一龙本来清明的眼神,倒颇有一种沈巍的感觉。

白宇忽然意识到什么,猛的推了一把...没推动,自己的腰被死死按住,倒在床上,任他扑腾半天也没能推开丝毫,甚至好像还把朱一龙激怒了,吻的更加暴虐。

当白宇觉得嘴唇已经开始发麻的时候,身上的人忽然Duang的一下倒在了他身边,宛如死尸。

“卧槽,这什么情况啊!”

自诩天下第一直男的白宇有些生气,气到有点想踹一脚旁边“沉睡”的朱一龙。想了想又没办法,不知道那个王八蛋灌他龙哥酒。

白宇抱着毯子在沙发上窝了一宿。

朱一龙趁白宇睡着了,眼里亮晶晶的盯着看了一宿。

最后,谁也没提起这件事。

杀青后便是一拍两散,各自去往其他陌生的剧组,朱一龙和白宇私下还会联系,聊聊天,吃个鸡,都像是感觉没有发生什么的样子。

而只有朱一龙自己知道,有多少次看着白宇的照片发了呆。

直到镇魂播出。

镇魂一播,万鬼相赴。

两个人合作的综艺一档接一档,白宇还是嚎着要保护好龙哥,而朱一龙则是一边温柔宠溺的笑着,一边暗搓搓的使劲揩油。

手法之高明,连白宇自己都没发现。

整个夏天都很欢乐,朱一龙,白宇,表情包,镇魂女鬼。

朱一龙再见自己毛猴的照片时,心中居然有一种诡异的愉悦。

他和小白很配,他的黑历史是毛猴,小白的是曹光。

这种感觉...不太说得清楚。

而接踵而来的,是双方的毒唯,撕逼...

他放在心尖上宠的人!

而小白却当做什么也没有。

真的没什么吗?

不是的,朱一龙之前就说过,白宇看似大大咧咧,实际上内心细腻。

尤其看见白宇广告中的样子,更是醋意横飞。

粉嫩嫩,可爱的小嗲精就这么被更多人的人发现了。

意识到这些的朱一龙眯了眯眼默默地磨了磨后槽牙。

他的,小白是他的。

夏天过去了

仿佛没有一丝过度就到了冬天

人穿上外套

试图让自己暖和点

却依旧有人觉得他的外套不适合他

啧,真冷

自己喜欢不就好了

朱一龙是这么想的

反正他觉得很暖和

公司要求他们解绑,朱一龙想了想

温和的笑着拒绝了。

他和小白从来不是报团炒作,只是真情实意而已,所以更没有解绑的一说。

但是白宇好像不这么想

他怕伤害到朱一龙,毕竟他一直在说并且做

他要保护龙哥,毕竟难得这么一个好兄弟

朱一龙很感动,若是后面的兄弟改成老公,他会更开心。

“小白,你今天能不能来一起吃个火锅啊?”

他们难得凑在一个城市。

“好啊好啊,这个综艺结束了,我正好准备休息一段时间,龙哥,你都不知道,我的天,最近累死了,哦...不对你应该也是吧,哈哈哈忙的团团转。”

话痨宇,朱一龙在心里默默吐槽了一句,却忍不住弯了弯眉眼,听着白宇隔着话筒的碎碎念,慢慢抓紧了手机。

真好,小白,他的小白。

白宇蹦跶着进了赵云澜的家,宛如一只寻食的扑了蛾子。

白宇胃不好,所以还是鸳鸯锅。

朱一龙看着一边喝酒一边吃火锅的白宇,幽幽的感叹了一句

看起来好好吃

“啧,那是,火锅配啤酒,绝配”

白宇嘚瑟的看了一眼他龙哥,谁让龙哥酒精过敏呢。

“我看你像啤酒”

白宇觉得纵使钢铁直如他,有时候看龙哥还是会走神

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眼睛。

朱一龙知道白宇喜欢他的眼睛,当然纯属欣赏的那种喜欢,所以作为演员,他很明白怎么发挥自己的优势。

就像一只聪明的蜘蛛,知道在哪结网一样。

“哇龙哥,你这个啤酒在哪买的?度数好高...我都有点晕了....”白宇努力的肥牛卷带进嘴里。

“那你就睡会,反正你最近不是休息嘛”

“有道理,那就又要借用一下龙哥你家客房了”

白宇说完就趴下了,甚至脸上占了点火锅料。

本来悠然自得在吃火锅的朱一龙缓缓抬起了头

露出了一副古怪的笑,火锅哪有小白重要。

所以你看

总有傻蛾子自己撞到蜘蛛网。

白宇醒的时候第一入目的就是纱帐,窗户被厚厚的纱帐挡的严严实实,只有丝丝隐隐的光亮从缝隙里透出了。

屋子里满满的他的照片,粉丝那件毛衣的最多。

若不是屋子的格局和他曾经用过的东西

他很难想象这是他小白兔一样龙哥的杰作。

哦,对了

他小白兔一样的龙哥还把他绑了起来。

在他手和床之间完美的打了个死结。

“小白...你醒了啊...”

白宇一抬眼差点气笑了。

脸上又是一副典型沈巍无辜害羞可怜的样子,却没有沈巍眼里得克制,满眼都是鬼面的贪婪。

“我说龙哥,你这是做什么?”

朱一龙不经觉得白宇脸上挂着的冷笑有些刺眼,仿佛回到了镇魂赵云澜和夜尊对峙的时候。

冷不丁有些心痛。

“小白,我...我不能放开你!”

感情就像酒,时间越长,就越醇,越深。

可小白越来越出众,亮眼 ,甚至吸引了一群...男粉

他怕

怕什么时候,他就会变成小白的过客。

“龙哥,你冷静一下!我TM是男的!我”

“小白!男的又怎么样!你想想镇魂...我们可以像沈巍和赵云澜一样,明明我们性格这么合。”

“龙哥...你...是不是只是还没出戏啊?我是白宇不是赵云澜。”

朱一龙仿佛被刺激到了一般红了眼眶

“我知道...你是白宇,不是赵云澜,我要捆住的,也只有白宇。”

白宇觉得有点不妙

他龙哥好像真的疯求了。

“小白,他们总说我桃花眼,所以看谁都深情,可是我真正深情的只有你。沈巍等了一万年,等来了赵云澜,可我等下去...若是你发现了这点真心...怕等来的只是陌路了。”

白宇望进朱一龙的眼底,偏执,黑暗,占有欲。

这些从未在龙哥眼里见过

白宇有些怕了,这些他承担不起。

看见白宇的后退,朱一龙慢慢的走近,眼里带着一丝的悲伤,嘴上却挂着阴郁的笑。

一个疯狂的朱一龙。

白宇只是闪过这一个念头

下面走链接

https://shimo.im/docs/QAIJP0xwBzYnJJul/ 《【居白rps】遇蛛》 ,可复制链接后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

我的最爱果然还是沙雕表情包

【居白rps】遇蛛

【居白rps】圈地自萌,无感者勿入!


朱一龙这个人看起来温润如玉,脸上挂着谦卑有礼的笑,实际上内心与人淡漠疏离,真正在他心中,划分为自己人的,寥寥无几。

朱一龙怕冷吗?

怕的

不过在冬天待久了,渐渐也忘了暖的温度,所以,一当拥有了暖,便会紧紧抱住不撒手。

【你好,我是白宇】

【你好,朱一龙】

朱一龙从来没看见过一个人蓄着胡子还这么...可爱,他自己意识到可爱这个词不太适合....算了对白宇很适合。

【龙哥,你喜欢吃什么呀】

【龙哥我们一起吃鸡呀】

【龙哥你好菜啊】

【龙哥你怎么又死了】

【龙哥,你放心,我会保护你哒】

白宇一直像个小太阳在剧组温暖着每个人,大庆...啊不对李砚说他甚至有的时候像一只扑棱蛾子到处飞,他当时宠溺的笑了笑,没有回话。

真正的扑棱蛾子可能是他,看见一些光亮和温度就不愿意放手了。

镇魂拍了一大半,白宇更喜欢喊朱一龙哥哥,对白宇来说,这证明他和他龙哥关系好,对朱一龙来说,这区分开了白宇对他和对别人的态度。

【哥哥,一起玩啊...】

【哥哥,这场戏结束了我请你吃火锅...】

【哥哥,你眼神这么深情,真的是沈巍本巍了...】

每每听见白宇喊他哥哥,心里就感觉被什么戳了一下,痒痒的,朱一龙觉得这种感觉不太好深入解析,只觉得白宇真是一个小嗲精。

越到后来剧组的氛围越紧张,戏都赶着拍,朱一龙,是沈巍,是黑袍使,也是夜尊。

“呸!”赵云澜狠狠地看着夜尊,眼里不带一丝感情,只有狠厉。

而属于朱一龙的那一份心猛的抽搐了一下。

不要!

不要这么看着他!

但他面上还是要把自己的戏继续下去。

好在他又变回了沈巍。悄悄地握了一下小白的手,暖暖的。

再后来

他打了小白,不是...是夜尊打的赵云澜。

“不要!!!”

当他用冰锥刺向“沈巍”的时候,小白痛苦的声音从旁边传来,朱一龙眼眶有些酸,但他清楚,他还是夜尊。

忽然他有些想变成真正的沈巍,这样他就可以肆无忌惮的抱着赵云澜。

朱一龙终于不用深入解析自己了,他清楚知道,自己喜欢上了白宇,一个胡子拉碴的小嗲精。

他有点慌。

但又贪恋白宇抱他的时候的温度,颈肩发丝淡淡清爽的味道,指尖皮肤的触感。

他告诉自己要赶紧抽离。

但又像被蛛丝捆住动弹不得。

杀青宴的时候朱一龙因为身体原因喝不了酒,而另一个男主白宇则被灌了一堆。

啊,对啊。

他们不是沈巍和赵云澜,可以肆无忌惮。

他们只是朱一龙和白宇。

白宇挂在朱一龙身上的时候还在抽抽搭搭的,毕竟马上都要分开了,一个劲和朱一龙说着一些大家琐碎的小事。

毕竟镇魂太特别了。

朱一龙就感觉他的呼吸一点一点撒在他耳边,头皮有些发麻,心中有种莫名的兴奋感。看起来温温和和的在回着白宇的话,若是白宇没醉,定能感受到他的呼吸,混乱又沉重。

“小白...”

白宇听见好像有人喊他,努力挣开疲惫的双眼。

“小巍...?”眼前是一副沈巍装扮的朱一龙,眼里是沈巍的深情和...晦暗。

而被酒精麻痹了脑子的白宇一时竟没发现有什么不对,直到...

“呜...”温热的双唇紧紧的贴复过来,舌尖撬开白宇禁闭的牙齿,勾起无处躲藏的舌尖狠很吮吸,淡淡的酒精味混着不知道谁的血腥味,引得朱一龙本来清明的眼神,倒颇有一种沈巍的感觉。

白宇忽然意识到什么,猛的推了一把...没推动,自己的腰被死死按住,倒在床上,任他扑腾半天也没能推开丝毫,甚至好像还把朱一龙激怒了,吻的更加暴虐。

当白宇觉得嘴唇已经开始发麻的时候,身上的人忽然Duang的一下倒在了他身边,宛如死尸。

“卧槽,这什么情况啊!”

自诩天下第一直男的白宇有些生气,气到有点想踹一脚旁边“沉睡”的朱一龙。想了想又没办法,不知道那个王八蛋灌他龙哥酒。

白宇抱着毯子在沙发上窝了一宿。

朱一龙趁白宇睡着了,眼里亮晶晶的盯着看了一宿。

最后,谁也没提起这件事。

杀青后便是一拍两散,各自去往其他陌生的剧组,朱一龙和白宇私下还会联系,聊聊天,吃个鸡,都像是感觉没有发生什么的样子。

而只有朱一龙自己知道,有多少次看着白宇的照片发了呆。

直到镇魂播出。

镇魂一播,万鬼相赴。

两个人合作的综艺一档接一档,白宇还是嚎着要保护好龙哥,而朱一龙则是一边温柔宠溺的笑着,一边暗搓搓的使劲揩油。

手法之高明,连白宇自己都没发现。

整个夏天都很欢乐,朱一龙,白宇,表情包,镇魂女鬼。

朱一龙再见自己毛猴的照片时,心中居然有一种诡异的愉悦。

他和小白很配,他的黑历史是毛猴,小白的是曹光。

这种感觉...不太说得清楚。

而接踵而来的,是双方的毒唯,撕逼...

他放在心尖上宠的人!

而小白却当做什么也没有。

真的没什么吗?

不是的,朱一龙之前就说过,白宇看似大大咧咧,实际上内心细腻。

尤其看见白宇广告中的样子,更是醋意横飞。

粉嫩嫩,可爱的小嗲精就这么被更多人的人发现了。

意识到这些的朱一龙眯了眯眼默默地磨了磨后槽牙。

他的,小白是他的。



明天。。。或者后天。。。反正下一章开车,有合理意见评论区留言,谢谢(*๓´╰╯`๓)♡

哈哈哈次元破壁机,居一龙,半夜给镇魂投票看见博物君,他好像终于想起自己是个营销号了,哈哈哈,买两个,就当是大哥杯子上的了

带面面一起玩的沙雕脑洞

实名控诉玉先生大型虐粉😂不过在雨花石拆他台,后面就新贵妃醉酒狂甩话筒,这皮的。。。心疼那些小姐姐们,麻烦以后甩话筒先发金嗓子,谢谢